: 袁复荣:甘洒热血浇灌抗日之花

他生于殷富之家,却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为社会变革、百姓福祉而矢志奔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宣传抗日救亡、组织抵抗运动,将满腔热血浇灌在了故土之上。

袁复荣烈士像

盛夏时分,热气蒸腾,酷暑难耐。曹县城南10公里的野外,凉风习习,“太行堤”的余迹默默挺立着。它始修于明孝宗弘治年间,曾蜿蜒绵亘、屹然如山,“南挡洪水,北拦风沙”,庇护着鲁西南一带的无数生灵。

75年前,一支装备落后、补给匮乏的抗日武装来到了太行堤旁。他们在军分区司令员朱程、专署专员袁复荣的带领下,以太行堤为天然工事,和数倍于己的日伪军殊死搏斗。他们在打退敌人一次次进攻后,终因寡不敌众而突围失败。袁复荣也将满腔热血洒在了毕生热爱、矢志奔走的故乡大地上。

光阴侵蚀消磨,太行堤凋零残破。但茂盛葱茏的草木,低徘呜咽的夏风,似乎仍在诉说那段可歌可泣的悲壮岁月。

生于殷富,心念疾苦

“袁复荣的一生,宛如划破夜空的流星,虽然短暂却极璀璨。”曹县党史办主任王明领说。上世纪八十年代,袁复荣牺牲40年之际,曹县党史工作人员曾寻找他的亲属战友,从零星回忆中勾勒复原他的音容形象。

袁复荣出生在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郑庄街道袁石庄的袁家是清末有名的富户乡绅。家族田产众多、分布广泛,还拥有一些手工作坊。袁氏的姻亲也大多是附近的大家族。”王明领说。

1909年,起义民变四起,末世氛围日渐沉重。袁复荣的降生给久历动荡的袁家平添了一丝喜悦。

清末民生凋敝,百姓普遍贫困,鲁西南的乡村多灾多难,生活更是艰难。但袁家殷富,袁复荣有条件享受优越的物质生活、接受良好的教育。但他似乎生来就与一般富家子弟不同,对贫苦百姓抱有极大的同情。旧时代的长工、佣人地位低下,备受歧视,袁复荣却总是悲悯其境遇,从不另眼相待。

少年的袁复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混沌的世界:身居高位者声色犬马、恣意享乐,饥寒交迫者垂死挣扎、麻木不仁。两极分化的社会现实给了他深刻的印象和强烈的刺激。

社会缘何如此,矛盾如何解决?年少的袁复荣百思不得其解,陷入深深的迷茫。

殷实的家境、开明的氛围,为袁复荣接受教育、寻求救民真理提供了条件。他的兄长袁春霆(又名袁振荣)曾在河南读书,接受过先进思想的洗礼。袁春霆后来追随国民党左派邓演达,成为“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前身)山东地区负责人之一。妹妹袁兰荣也曾在河南静宜中学读书,后来又到山东省立女子师范求学。

袁复荣和兄妹一样,先在乡村读完小学,后陆续来到河南洛阳、山东济南求学。

外部的世界,丰富了他的视野。新颖的思想,拓展了他的认识。在济南读书期间,袁复荣通过老师和同学开始接触共产主义思想,自觉灵魂经受了一番脱胎换骨,心中的疑虑渐渐找到了方向。他的表妹陈赞凯后来回忆说:“起初每次二哥(袁复荣)来找我,总是风尘仆仆,神情疲惫不堪。后来他变得精神焕发,一讲起现实的黑暗、革命的理想,都是慷慨激昂,滔滔不绝。”陈赞凯眼中袁复荣精神的先后差异,正是他接触共产主义前后的思想变化。

一个周末的清晨,天空飘着毛毛雨。陈赞凯和袁复荣相约到济南郊外田野散步。天空乌云密布,农人冒雨劳作,袁复荣似乎又勾起童年的记忆,他心情苦涩复杂:“社会黑暗腐败,群众饱受苦难,我们要敢于斗争,不能被困难吓倒。”

随着接触共产主义越久,袁复荣就对未来越有憧憬。1930年,袁复荣加入中国共产主义共青团,次年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即,他还介绍陈赞凯加入了共青团。

袁复荣身材魁梧,脸盘方正,双眼炯炯有神,性格忠厚善良,很快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尊重。在学校里,他和同学创办刊物《摩托团》,尽力传播进步思想,鼓励青年学生不能只埋首书斋,而要放眼现实、关心时事。

正当袁复荣大声疾呼之际,济南上空的政治气氛日趋紧张。1931年。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为了加强个人统治,开始大肆搜捕进步师生,袁复荣和《摩托团》也位列搜捕名单。

搜捕行动开始后,袁复荣因事先得到消息方才化险为夷。他趁夜返回故乡曹县,来到家乡的仲堤圈村高小教书育人。三个月后,他见形势有所缓和,又秘密赶赴滕州和泰安,继续从事革命行动。

这年初秋,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在国民政府不抵抗政策下,东北全境迅速沦陷,国内抗日浪潮高涨。

此时,袁复荣化名“袁钊”秘密返回济南,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他组织学生罢课游行,呼吁国民政府出兵抗战。他还克服种种困难,组织起济南市大、中学生赴南京请愿团。

请愿团返回济南后,袁复荣又组织学生成立济南读书会。每次的读书会活动,都是一次抗日救亡的愤怒呐喊。在袁复荣推动下,读书会影响不断扩大,济南许多学校相继建起了分会。

身陷囹圄,九死一生

济南读书会日益壮大,引起了韩复榘等人的警惕。他们开始密谋布置抓捕,要把这些主张抗日的团体悉数扼杀。

为了吸取上次走漏风声的教训,此次抓捕行动特意选择夜间进行。1932年3月20日夜,韩复榘出动大批军警,大肆搜捕济南各学校,抓捕进步师生员工70余人。66岁的著名教育家范明枢和进步教师陈济源也不幸被捕。其中,袁复荣、袁春霆、袁兰荣等袁氏五人都被捕入狱。

由于被捕人数众多,且不少是教育界知名人士,引起社会舆论强烈反应。

当时的报纸介绍道:“济南连日大捕共党,前后破获三十余处机关,逮捕正犯及嫌疑犯六十人。”为了掩人耳目,当日行动在夜晚十时开始。反动军警在小王府鹊华桥、第一乡村师范、正谊中学、女子师范、女子中学,共抓捕学生教师四十余名。接下来两天,他们又逮捕三十多名学生。反动军警经过初步调查,认定“男性中之民众教育馆职员袁春霆,女性中之女师学生袁兰荣,关系较为重要。两袁为兄妹,并闻尚搜获大批重要文件”。70余名被捕的“嫌疑犯”,韩复榘拟加以甄别,再送军法会审委员会审问。

不知是韩复榘有意诬陷还是调查出现谬误,“首犯”袁春霆其实是国民党左派代表,并非共产党员。他在济南参与“第三党”(即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行动,意图团结支持抗战人士,反对不抵抗政策。但在风声鹤唳的当时,“第三党”领袖邓演达已遇害,稍微同情共产党的,往往都会被冠以共产党员的罪名。

抓捕行动引起了国内许多人的关注,一些进步人士开始组织营救行动。“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令成员冯峻五协调各方救援。冯峻五先给韩复榘发去电报,呼吁立即释放众人,但遭其推诿搪塞。冯峻五随即又致函宋庆龄、蔡元培领导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出面斡旋,他在信中道:“故友袁春霆、袁复荣……三十余人……于去年三四月间,在山东被捕,迭遭酷刑拷讯,至今尚羁押于军法会审委员会。”

宋、蔡收函后,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总会立即召开会议,很快通过了冯峻五的信函请求:“山东旅平同乡冯峻五等函请营救……在济南被拘禁之袁春霆等三十余人。议决:函请山东省政府从实办理,斟酌开释。”

两天后,宋庆龄、蔡元培联名致电韩复榘,要求“务请即予释放,或交法院公开审判,以重人权,而张公道”。两人的信函给了韩复榘很大的压力,他一边释放大多数“无辜”的嫌疑犯,一边对“首犯”秘密审讯,尽快“生米煮成熟饭”,制造不可逆转的结果——判处死刑。

千钧一发之际,在山东赋闲隐居的冯玉祥,发挥了重要作用。

韩复榘曾在冯玉祥队伍中任过团长、旅长、军长等职,是冯玉祥颇为器重的老部下。在国民党新军阀发动的中原大战中,韩复榘为利所诱脱离了冯玉祥。但此后他依旧对冯玉祥敬重有加。

袁复荣人微言轻,本与冯玉祥并无任何往来。但当时和袁复荣一起被捕的,还有著名教育家范明枢。他们一道在狱中戴铐受刑,惨遭折磨。袁复荣虽然年轻,但性情坚毅,心态豁达,给范氏很深的印象,成为患难与共的“忘年交”。有人对范明枢说:“范先生这么大年纪也来受这样的苦,我觉得非常痛心!”范明枢却答道:“你别这样说,我能同这些青年们一起过一过这种生活,这是我的光荣!”他的话使包括袁复荣在内的青年备受感动。

范氏被捕后,其家人多方组织营救,却始终无法叩开高墙铁门。最后在泰安县长周百锽引领下,家人火速驰往泰安普照寺拜谒冯玉祥。冯、范二人也不相识,但冯玉祥一听他是社会贤达、仁人志士,当即给韩复榘修书一封,称:“你治下的山东省,66岁的老人,当共产党治罪,那还了得,快快放出来。”

韩复榘接信后,先是伪称被拘人员名单中没有范明枢,企图继续敷衍塞责、掩人耳目。冯玉祥听后大为恼火,称自己已悉数知晓,要韩复榘莫再狡辩,立即放人。

韩复榘最终还是不敢违背老长官的意愿,不得不违心释放了范明枢。范明枢出狱后,心里记挂着狱中一起受苦的难友。他立即赶赴泰山,借着向冯玉祥致谢的机会,讲述袁复荣等其他狱友的受难情况。冯玉祥立即派人将七人名单送交韩复榘,并写下“爱国无罪,刀下留人”八字。韩复榘经再三权衡,最终将七人由死刑改为“暂缓执行”,后又改为五年有期徒刑,并提前一年“取保释放”。

袁复荣就这样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狱中生活虽然艰难,但他抓住一切机会坚持学习,思想境界并未有丝毫滑坡。

1936年3月,袁复荣顺利出狱。此时济南已经无法支持他继续开展革命工作,他再度回到故乡。

王厂战斗遗址

立足故乡,抗日救亡

被捕之初,袁复荣斗志昂扬,深信真理必胜;得知死刑判决,他视死如归,始终未因畏惧而吐露党的秘密。后来幸免于死,袁复荣更觉“生命可贵,应献身崇高事业”。

因山东党团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袁复荣一时和党失去了联系。他只能回到曹县,在家乡继续从事革命活动。他先经人介绍,以在县城西关小学教书作掩护,继续参与抗日救亡行动。

教书期间,袁复荣以走亲访友形式,组建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发展了不少成员。

1937年8月,共产党员王健民、沈建华来到曹县。袁复荣很快找到他们,恢复了自己的党员身份。

两个月后,日军沿京沪铁路长驱直入,山东形势岌岌可危。此时,中共曹县工委成立,袁复荣担任宣传部长。不久,中共曹县县委成立,袁复荣担任书记。

为了发展抗日力量,袁复荣来到曹县西北韩集、刘岗、郭小湖、安陵集一带,建立农村基层支部,大力发展农村党员,发动、组织农民群众。

袁复荣平易近人,既没有“地方官员”的架子,也没有“知识分子”的清高。他走到哪里,就和群众一块吃住在哪里,很快和群众打成一片。因袁复荣在家排行老二,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袁二哥”。大家有话喜欢和他谈,有什么诉求也愿意同他讲。袁复荣还在有条件的村庄开办抗日青年训练班和农村夜校,大力宣传抗日救国,使群众思想觉悟得到了很大提高。

1938年10月,曹县县城沦陷。原来在城里工作的党员陆续撤到了曹县西北的农村。

1939年1月中旬,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代旅长杨得志和政治部主任崔田民,率领两个主力团来到曹县西北地区。

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引起了国民党曹县党部的注意。1939年暮春,国民党曹县党部的王石村找到袁复荣,以封官许愿诱惑他“改旗易帜”,接受他们的领导。袁复荣严肃指出:“你们自己不积极抗日,怎么能不让群众起来抗日?”王石村在曹县西北活动了一天一夜,却是颗粒无收。

不久,曹县东南也建起抗日根据地。为了巩固新开辟的抗日根据地,袁复荣连续多次召开全县文化教育界和地方知名人士参加的座谈会,大力宣传《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积极动员他们参加抗日。

除了争取知识分子的支持,袁复荣还通过地方党组织和各地青年救国会,在青堌集第四高级小学主持开办青年训练班,组织招收全县近百名抗日青年知识分子参加训练。袁复荣亲自授课,细致耐心地帮助大家学习,对重要问题反复讲解,直到大家弄清学懂为止。经过学习,学员们的思想觉悟有了较大提高,大多数学员被吸收到党的队伍中来,为做好群众工作增添了一批新的骨干力量。袁复荣还积极动员青年参加八路军,帮助杨得志部由原来的两个游击大队发展到五个主力团,兵力超过1万人。

在袁复荣积极努力下,曹西北革命老区日臻巩固,曹东南新区呈现生机勃勃的景象,抗日群众运动蓬勃开展起来。

1939年7月1日,中共鲁西南地委在刘岗建立,袁复荣任地委委员兼宣传部长。这年下半年,日本集结兵力对根据地实行“扫荡”。袁复荣带领群众,取得了反“扫荡”斗争胜利,鲁西南抗日根据地日趋巩固。

1941年夏,鲁西南军分区和抗日专员公署先后成立。1942年5月,袁复荣担任专署专员。他在统一战线工作、开展武装斗争、减租减息和根据地建设等方面倾尽全力,工作很有成效。

殊死搏斗,喋血故土

1943年夏天,曹县东南一带大片日伪军“准治安区”成为根据地的一部分。正当鲁西南抗日形势一片大好之际,日寇发动了规模空前的扫荡,意欲彻底清除自己的眼中钉。

当年9月中旬,日军在济宁、徐州、商丘等地集结兵力万余人,分十路对鲁西南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深夜,日军自单县出发,直奔曹县,企图一举将鲁西南根据地踏平。

鲁西南地委、专署、军分区得到大“扫荡”情报后,研究了应变措施,决定将全区抗日武装分为三个梯队。其中军分区司令员朱程、专署专员袁复荣率“民军”第一团、第二十一团、骑兵连、专署机关一部为第一梯队,携电台一部,活动于鲁西南根据地东南部。

袁复荣要求各部队在活动地区封锁消息、隐蔽驻地,并发动群众进行秋收秋藏,空室清野。

23日,袁复荣率部驻扎到曹县西南王厂村。王厂村位于黄河故道北岸,西、南两面均有太行堤为依托,地势险要,进可攻退可守。

28日早7时,袁复荣率部在王厂村西北约4公里太行堤下集结,准备秘密转移,打乱敌人的“扫荡”目标。

这时,八路军集结地的正东偏北方向,出现快速行动的日军骑兵。他们发现八路军踪迹后,立即发挥机动优势,迅速向左侧迂回包抄。朱程和袁复荣立即下达命令,要求部队向西北方朝根据地边缘区靠近,避开敌人的合击,尔后再穿插到敌占区活动,以牵制敌人“扫荡”。

但转移行动刚开始,日军骑兵已快速迂回到部队集结地左后侧,挡住了部队去西北的道路。而在东、南、北三个方向,又发现了敌人的踪影。一场恶战即将爆发。

袁复荣果断指挥部队开始突围。在指挥和掩护作战部队突围中,袁复荣等干部和指战员一百余人,陷入日军重重包围中。他命令队伍抢占王厂村,以便坚守,然后伺机突围。但敌人快速部队行动迅速,已经提前占领此处,并在民房门楼制高点,以机枪火力封锁进村通道。朱程随即向王厂西南郑庄村撤退,又遇敌火力阻击。危急时刻,朱程、袁复荣令部队抢占郑庄村西南土墙围子。

据王厂村民张新轩讲述,当年这个土墙围子长30余米、宽20余米,有一人多高。院内有停放牛车的棚子和一座敞门灰房,堆放一些杂物和柴草。土墙外有一条水沟,北侧50余米处有一个浅水塘。土围子周围地形开阔,便于坚守。

进占土围子后,朱程、袁复荣给非战斗人员也发了枪。据当年幸存者回忆,朱、袁向战士们作了非常简短的战斗部署,并带领大家庄严宣誓:“誓死坚守阵地到黄昏,誓死不当俘虏,为抗日流下最后一滴血!”

全体指战员随即用刺刀挖掘了简易工事,并在土墙上掏了枪眼,作好了决战准备。

一个半小时后,大股日军将阵地周围村庄和太行堤占领,对八路军重重包围。进占郑庄的敌人,在轻重机枪掩护下,向八路军北面和东南面发起进攻。

敌人的火力凶猛,冲杀疯狂,步步向土墙逼近。八路军顽强坚守阵地,多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中午12时,两枚毒瓦斯弹在土墙附近爆炸。趁着八路军呼吸困难之际,敌人又发动了第四次冲锋。经过激烈搏斗,八路军再次击退了这股进攻。

下午,日军暂时停止了射击和进攻,战场上一片诡异的寂静。但这种寂静,只是决战来临前的片刻宁静。大家知道,这短暂的沉寂,是日军在调拨兵力、配置武器,残酷的战斗即将开始。

傍晚时分,随着日军一连串炮弹的轰炸,敌人的总攻开始了。在优势武器掩护下,敌人从四面八方朝着土墙冲来。不久,南面的土墙被炮火击塌,院内战士伤亡惨重。最后,战士子弹打尽,敌人冲进院内。朱、袁立刻命令砸毁电台、摔坏机枪,和敌人扭打在一起。夕阳残照,晚霞如血,包括朱程、袁复荣在内的百余名抗战将士,喋血太行堤故土。

战斗进行时,一个日军战地记者记述了王厂战斗的惨烈,“(八路)决死指挥”“必死抵抗”“不见降服的样子”。当日军进入阵地,此时阵地已“有如地狱”。

当逃难的村民返回故乡,发现村庄内遍布八路军战士的遗体。随后几天内,郑庄村民在村后洼地刨了两个坑,将战士遗体抬入坑内安葬。

1945年9月,抗战胜利结束。冀鲁豫行署取“复”“程”二字,在曹东南青堌集设立复程县,以纪念朱程和袁复荣。

责任编辑: 闫小芳
重庆时时彩官方客户端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官网 新疆时时彩开奖84期 天津时时彩大小走势图 l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计划公式
重庆时时彩规律破解 重庆时时彩五星计划 重庆时时彩官网投注站 新疆时时彩投注金额 重庆时时彩图片 天津时时彩玩法
重庆时时彩官网下载 360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个位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直播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号码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计划专业版 重庆时时彩 操控 360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 天津时时彩接口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哪里有
加盟早点车 北京早点小吃加盟店 早点加盟车 河北早餐加盟 河南早点加盟
汤包加盟 早点来早餐加盟 自助早餐加盟 早点餐饮加盟 湖北早点加盟
五芳斋早餐加盟 早餐粥加盟 知名早餐加盟 春光早餐加盟 早餐加盟费用
早点铺加盟 杨国福麻辣烫加盟费 早餐豆浆加盟 特色早点小吃加盟店 早点加盟好项目
北京快乐8投注技巧 东方仿真软件高分技巧 双色球选连码的技巧 华东15选5数据图表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时时彩qq群查找 秒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 河南22选5最新开奖 11选5赚钱技巧
2017特码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 十一选五369每天赚一千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开奖直播 江苏7位数开奖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记录 四川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浙江十一选五app